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奇迹原创 > 仙侠玄幻 > 酒剑四方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山君低眉

酒剑四方 第四百六十九章 山君低眉

作者:凉凉不加班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1-10-08 15:57:49 来源:xbiquke.com

凤游郡郡外西北六十里,不见零散住户,尤少人烟,由西郡远走凤游的商贾行人,大都由官道通行,一来沿路有军士巡视,不易遇上剪径掳掠的马贼强人,二来官道笔直,来往最为迅捷,并未有人闲来无事,选崎岖小道来去,北行之人也是不愿前去西北处人烟稀缺的地界,绕是补些饮水干粮,亦难得见客栈。故而此地高树环绕,百草成荫,常能听闻虎啸猿啼,呦呦鹿鸣,且因水泽众多,蛇行雕旋,端的是凶险。

尝有行人偶过此处,见山高水阔,方要提笔写就诗文,便见得百步外猛虎汲水,周遭林中大蟒环行,如是桶来粗细,便只得屏息退去,再无胆魄来此,故而途径此地之人,越发稀少。

人力尤难比拟虎豹,绕是身侧刀枪齐备,妄动干戈,亦未必便可全身而退,江湖当中有名有姓的大家宗师,也是不愿涉险,千斤虎躯,绕是有泼天手段,亦难抵其势,更何况密林丛生,最是适宜猛虎来去,更休说毒虫长蛇割据盘桓,稍有不慎便得身死道消。

此处有水泽环绕一山,山巅平坦,又凭空拔起一座石台,大抵有百丈见方,传言古时有祀在此,凭此石台祭天行典,风水极佳且地脉隐生。但即便如此,兴许是出于地角过偏这等缘故,此地确无仙家与帮派盘踞,荒凉古野。

而今日却是有数十人驾马而来,多半是马帮中人打扮,仅有六七位不曾着寻常帮众衣衫,或携长缨或背刀剑,各不相同,瞧来便非是寻常习武之人,压于马队尾处,待到前头有人使开山厚刀劈开层层高草,再缓缓前行。

“地界却是极好,可惜荒凉得紧,听人言此地有虎,皮相上好,来日打上三两头去,垫住交椅,如何看来都是威风八面。”一位背刀汉子撒开缰绳,斜依到鞍桥处笑语,虽说年纪瞧来还未至不惑,但面皮之上满是风刀霜打迹象,纹路层叠,斧凿刀削。

“这话听来耳顺,凭他宁不岳的本事,与这山中千斤虎赌斗,大抵便能得胜,可虎皮却未必能带回帮中,却是可惜。”近处有人搭茬,瞧来形貌生得阴柔,不过执缰两掌却尽是老茧,此刻笑答,颇有些不怀好意。

几人皆是朝此人看去,略微狐疑。

“宁老弟身量颇重,若是赌斗过后,必定将恶虎撑得饱死,亦算是得胜,只不过爬不出虎口,当然取不得虎皮。”阴柔汉子大笑,浑然不顾那宁不岳神色,只情将玩笑话说起,毫无忌惮。

“临近擂台处,戏言少说为妙。”几人头前一位约有花甲上下的老者开口,并未回身,洪钟话语声却是传得极远,震得周遭林叶都是作响,“糜供奉令我等几人前去赴约,先前便明言过,切莫轻敌,此行明为应约而来,实则不过为试探一番那叶翟的手段,此人久负盛名,理应身手奇高,尔等如此散漫,难不成想将性命落在这天台山中?”

阴柔汉子不以为然,摆摆手道,“公孙先生多虑,那白葫门上下不过几位宗师而已,手段我等多半见过,并无甚稀奇处,庸才而已,教出这么几位徒儿的师父,又能有何高强身手?且看我等将他头颅摘下,同帮主与糜供奉请功就是。”

https

白葫门中几位宗师,大多曾与马帮中人交手,明里暗里,皆有试探,就连魏浦都曾凭一手横练多年的掌法,偷袭过白葫门中宗师,且一击得手,硬生将其中一人打得口吐血水,不得不抽身而退。

如此一来,马帮上下宗师,颇有些不以为意,即便是明知那位门主亦会前来斗擂,心中仍旧轻蔑不已,再者马帮势大,这数十位好手连同数位宗师,绕是斗擂不成,斗将起来,想来也难落在下乘,故而轻快肆意,权当外出游赏。

老者冷冷一笑,勒马不前,回头一一扫视过去,“你几人不妨自问,能否单人持锐,前往西郡那等马贼横行的地界冲杀整圈,非但不曾负创,且接连拔寨六七座,如若有这般本事,轻看亦无伤大雅,尽可同那门主捉对死斗。几位都取了宗师头衔,连闯过数道难关,可不妨比较一番,近一甲子间的宗师与老辈宗师相比,孰高孰低?”

甲子前凤游郡习武之人,人丁凋敝,颇有些青黄不接的意味,尝有老辈人言凤游武人皆庸才,只晓刀枪不坐禅,唯晓得练刀枪架势,却不知如何细细琢磨,何来进境。也正是因如此,宗师坛中人网开一面,将凤游郡取宗师头衔的各关压过又压,这才有如今宗师数目极多状况,老者此言,恰好揭在短处。

“那白葫门门主,恐怕是两甲子以来手段最盛者,当初取宗师头衔时,武道当中行一的词牌已叫人取过,夺得乃是第二联词牌,多年来倒是出过不少研习武道的好苗子,却是无人可将这名头夺来;拳怕少壮,我这土已没过咽喉的朽木老翁,几位都未必说是轻易稳胜,又何谈压过那叶翟?”老者言语丁点不留情面,且时时冷笑,指点几人道,“我等前来,本是试探,先行保住性命,而后再言其他,如若几位依旧不知天地宽,不妨早归,免得临阵不慎,将性命留在此地。”

几人虽是面色难堪,不过倒也并未辩驳,宁不岳撇下缰绳,抱拳行礼,“烟波先生莫怪,我等几人久在凤游郡,许久不曾出外,故而心头通畅,玩笑两句,那叶翟手段我等亦有所闻,待到上天台山时,定要多添数分谨慎,先前戏言,还望先生莫怪罪。”

老者打量宁不岳两眼,颇有些赏识,不过仍旧是嘴上不留情,“倒是心性不赖,可惜才气显露过于晚了些,都说是大器晚成,习武却少有如此一说,错开气血最盛灵台最清明的好时节,再想攀武道,谈何容易。”

“若你如今才及冠两三载,老夫这一身本事,却真愿传与你七八分,但如今看来,着实晚了些。”

烟波先生摇头,再不出一言,回身策马而行。天台山算不得险峻,坡道比起颐章西北那百里画檐山平缓太多,山间常居虎豹,但今日却不曾听闻啸声,天成石台当中,早已有二人坐定,等候来人。

“马帮难得持如此阵仗,此番看来,却是白葫门显得怠慢。”

叶翟今日一身青衣,并未带斗笠遮掩满头华发,清清净净盘膝坐于蒲团之上,摆弄着枚才凋不久的花枝,且时常置于鼻下嗅嗅滋味,瞧来意兴颇浓。

老仆才将茶汤煮沸,正打算歇歇腿脚,闻言叹息,“门主说笑了,如今整座凤游郡中人,哪个不晓得我白葫门与马帮交恶,若非是门主与那郡守有约,老仆纵使冒悖逆口实,也断然不会前去马帮门上送信,怎奈依门主这性情,实在执拗。”

叶翟抿嘴笑笑,将兰花放到膝旁,深深吸入口鲜活气,“怕马帮中人为难?”

“怕门主自此远去。”老仆平淡作答。

“来时求不得,去时难强留,因缘际会,天命所定,又何苦为此劳神伤怀,”叶翟不以为然,指点膝旁凋零兰花,“此花本该在前月狂雨当中落地化泥,如今苦熬至此时,便已是承念恩德,如今凋零落地,想来业已无惦念。人之来去,想得通透些,同百花凋谢一般无二,总不能言说是少一花而不见春夏,况且我可得心安,岂不是一桩好事。”

“门主所言心安,不知何意。”老仆眼睑低垂。

“得见则见,不见则去,这话说过许多回,早已倦怠,”叶翟半眯双目,大袖抚地,似乎是叫这难得秋阳晒得困意上涌,慵懒开口,“原以为斯人去后我为斯人,但如今想来,当初念头果真是愚不可及,哪有人可一般无二,总不能叫我这俊郎面皮搽上胭脂水粉,终日冷清着一张面皮。”

随后几句,叶翟不曾开口,不过老仆亦是心知肚明。

郡守办事,总要比白葫门门主来得更便宜些,尤其查踪访迹这等事,最是能动用手头脉络,不过托郡守办事,定要偿还,此番擂台相争,避无可避,且只可得胜。

“天色已至,不如你我下山,恭迎来客,顺带也好试试来人身手。”满头白发的叶翟长身而起,秋阳之下,发丝染流金,顺带将膝旁那枚兰花拾起,冲身后抛去,“今日就消停一阵,莫要出外玩耍嬉闹,安分待到后山即可,马帮中人不比我性子,倘若真叫人剥皮取胆,太过憋屈。”

骤然风起,一头吊睛虎跃出,立身叶翟眼前,并未暴起伤人,却是低头蹭蹭叶翟衣摆,旋即叼起那枚兰花,摇头晃脑往后山而去,猛然吼啸。

天台山上下皆闻此啸,猿啼鸟鸣尽是戛然而止,再无丁点动静,唯有林间黄叶作响。

只教山君低眉,长蛇放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